第一卷 天命难违 第一章 知天命
字大
默认
字小
夜间
日间
默认
护眼
听书 - 逆命相师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进度

第一卷 天命难违 第一章 知天命

分享到:
关闭

“子曰:三十而立,四十而不惑,五十而知天命……”

学堂中,传来稚童们清脆的读书声。

一道拄着拐杖的白发身影,从学堂前走过,身影体格修长,面如冠玉,手中还拿着一杆布幡,上书:侧字,算挂。

旁边路过的行人看到布幡上的文字,都露出鄙夷之色。

“哪来的江湖骗子,连字都写错了,还敢测字算卦?”

白发身影瞥了眼路人,一脸不以为然,吆喝道:“举头三尺有神明,测字算命我最行,求财为利风波起,算定胸中泾渭明。”

话音刚落,四周的行人反而纷纷避让,一个个如同躲避虎豹般,远远绕开白发身影,生怕这个江湖骗子缠上自己,讨要钱财。

“我是相师,又不是乞丐,躲那么远干什么?”白发身影嗤笑一声,不再吆喝,径直走向路尽头的酒馆。

此刻还是清晨,酒馆刚开张。

门口的跑堂张开嘴,打了个呵欠,便看到白发身影悠悠晃晃的走入店内。

“老爷子,想吃什么,咱们店里牛羊肉一应俱全,竹叶青、烧刀子应有尽有……”

正说着,跑堂绕到白发身影面前,看到其模样,却露出惊愕之色,连平常用惯的说辞也给忘了!

眼前哪里是白发老人,分明是十五六岁的弱冠青年,脸上还带着几分稚嫩,嘴边的胡须也没长出来。

“小二,最贵的菜各来一份,此外,你们店里远近驰名的宽刀面,先给我上一碗,”白发青年连声道,“走了一夜,肚子都饿瘪了!”

“爷您说笑呢,”跑堂一边擦着桌子,一边嘀咕道:“本店的宽刀面是厨子前两天刚弄出的新菜式,还没来得及收进菜谱,哪里来的远近驰名?”

“现在不出名,以后也会出名,不然我干嘛千里迢迢跑到这里?”白发青年瞪了眼跑堂,“别废话,快点让厨子去做,我饿得很。”

跑堂的不敢再啰嗦,连忙走进后院。

很快,一碗热汤面端了上来,鲜浓的香味直扑鼻尖,白发青年看的口腹大作,立刻拿起筷子,吞咽起来。

酒馆外,不知何时出现一老一少。

老者头发灰白,面容枯槁,双目之间却蕴藏着神光,仿佛是一尊久存于世的仙人。

“阿月,能你性命的人,就在店里。”老者沉声道。

少女脸色苍白,娇俏的面容掩饰不住浓浓死气,“祖父,我所中的是冰蛇奇毒,真有人能解吗?”

“别人不行,他一定可以,”老者目光中闪过几分不舍,但刹那之后就恢复平静,“他若是救不了你,便不会出现在这家酒馆。”

一老一少走入酒馆,偌大的厅内,只有白发青年正在胡吃海喝,丝毫不在意自己的形象。

“老夫曾从古籍上得知,世间有一支族脉,自号天命族,”老者笑着看向身旁的少女,“阿月,你可知何为天命族?”

少女摇头,“北方的羌族,南方的夷族我都听过,天命族?似乎从未听说。”

“什么天命族,该叫短命族才对。”白发青年冷哼一声,继续吞吃美食,手掌沾满了油渍,也毫不在意。

“正所谓:三十而立,四十不惑,五十知天命,而天命一族,生来便知天命,同样,他们生来便是五十岁。”说到这里,老者意味深长的看了眼白发青年,“阿月,你眼前的公子,看似年龄与你相当,其实真的算起来,也有六十五、六岁了!”

“啊,生来便有五十岁,那他们岂不是只能活一二十年?”少女惊呼。

七十老者古来稀,世上有几人能活到七十岁,天命一族还被斩去了五十年寿元,又能活几年?

“没错,这一族洞悉天机,有逆天改命的能耐,所以苍天降下惩罚,斩去天命族五十年寿元,”老者娓娓道来,仿佛对天命一族了如指掌,“阿月,你想想看,连老天爷都妒忌的人,能不能救你的性命?”

“自然是能的。”少女瞪大眼睛,圆滚滚的眼珠子盯着白发青年,一脸期待。

“别看我,我连自己救不了,”白发青年甩了甩手,又指向身后的布幡,“救命不行,测字可以。”

“好,老夫便测字。”

老者大步走上前,手指在桌案上划动几下,刻下一个清晰的文字。

这番手段,若是让江湖中的侠客看到,定会大吃一惊。

仅凭一根手指,便能在硬木桌上刻出字迹,而且不引起任何响动,纵然是专门修炼指劲的高手,也未必能做到。

“好字,”白发青年抬起头,瞧了两眼,“笔锋如走龙蛇,正所谓一点悬空上进尘,老爷子这个母字,写的好,写的妙啊!”

“喂喂喂,你究竟识不识字啊,”少女连忙走上前,指着桌案上的字迹喊道:“这分明是个毒字。”

白发青年似乎有些尴尬,摸了摸鼻子,“女人中了毒,就跟要生崽一样,都疼得很,其实差不多,差不多。”

“你才要生崽!”少女明显是个暴脾气,听到青年一嘴不着调的话,差点冲上去甩他一巴掌,还好被老者拦住。

“阿月,莫要冲撞了先生,”老者朝着白发青年躬身一礼,“天命一族生来便被斩去五十年寿元,五岁前又懵懵懂懂,真正活着的岁月,总共不过十年,又怎么会去读书写字?”

“但无论我写的是何字,先生都知晓,我所求为何物!”老者沉声道,“敢问先生,此字,可有解法?”

白发青年仰头盯着少女看了两眼,“冰蛇之毒已入骨髓,若是早几日来,北山上就有草药能医治你,但如今……”

老者和少女都忍不住竖起耳朵,仔细聆听。

“咳咳,其实呢,我知道一家棺材铺,藏有一副上好的金丝楠木,提我的名字,可以打八折。”白发青年摇晃着脑袋,“就在三百里外的乌山镇,街头最东边那家。”

“先生,还请您救我孙女一命。”老者脸色顿时阴沉下来。

眼前这个青年,怎么跟古籍上记载的完全不同?

难道他花费数千两白银,千辛万苦请神医陆相指点,最后却撞上个江湖骗子?

也不对,老者立刻摇头。

真是江湖骗子,怎么会一眼看出少女中了冰蛇奇毒?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