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 花开与君相遇
字大
默认
字小
夜间
日间
默认
护眼
听书 - 欲上苍穹画心月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进度

一 花开与君相遇

分享到:
关闭

正是春暖花开时季。百家镇后山上,满山的野花,遍野争相盛开。这片幽山静处,长草深深,野花肆意。

花草重叠之间,穿梭着一个影。那欢快的身影,蝴蝶习染飞绕。

有人说,女人都爱花,还是盛开的花。可这心月小女子,除了爱盛开的花,也爱凋谢的花。于她而言,花开花谢,皆是美。当花开花谢,她总会出现。

站在满山遍野野花中,春风调皮吹起她的衣襟,粗布衣襟沾在一朵花上。她嘟着小嘴儿,笑对着那朵花道,“你美,你美,不和你比。”

平民百姓心月,上天没有给她好的家境,却赏赐了她一副好容貌。可她从来没有照过镜子,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美。

哪个女子没有妆扮用的镜子?可心月就没有。打从出生那天起,她娘就为保她命,自已难产死了。只有一个爹,靠卖烧饼养她。后又为她续一后母王氏,王氏生性懒惰,牌性且刁钻。老话中的石女,无子无女。成天数落心月爹,把心月当出气筒。

心月爹身子骨也不好,劳心劳力落了个病根子,时不时会发病。家境本穷困潦倒,又摊上这么个妇人。懂事的心月看在眼里,不仅懂得勤俭节约,也懂得心疼她爹。

只不过,每每上街看着小摊上,那琳琅满目的粉妆盒,梳妆镜。她总是流连忘返…常常心中憧憬:“如果有一日,能有一面梳妆镜,能有一个粉妆盒,能…“这样想着想着,她总会叹口气。

能让她开心的,唯有这后山上,各种不知名的野花。这清静荒野中,五颜六色的花色,令她赏心悦目,心情飞扬。

正当她和花儿对话,脚下杂草丛生中,一个小小黑色活影,蓦然冲窜快速而过。吓得心月猛一抬脚,双脚恨不能蹦上天。

还不待她看清那逃窜的是啥,只见一道闪光从耳边呼啸而过。她不禁又是一个惊吓,躲闪时一个趔趄,重重摔倒在地。

“哎哟哎哟…”心月坐在地上,捂着摔疼的屁股,啮牙咧嘴的,忍不住哼哼。

耳间不远处,隐隐传来欢呼雀跃的声音,“公子,好箭法!那物准中招了!哈哈哈…“少年兴奋的音律,传入心月耳朵里。

啥?那物?心月一听这词,不由火冒三丈。自己一个大活人,竟被人比作那物?

她咬牙切齿着,想要爬起来看看是哪个冒失鬼干的好事。手撑着尘土费半天劲,无奈却疼的站立不起来。

正在此时,只是一个抬眼,透过满目花色,心月的眼帘中,一位翩翩公子,踏着流光溢彩,缓步朝她而来。她,不由呆了…

“呀!公子…中招的,不是野兔,是…是个人。”那着装略平常,似随从的少年,惊望着心月,瞪大着眼,结结巴巴道。

待走近些瞅了瞅,看心月也瞪着他俩,少年又道,“是,是个美人。”

俩人站立心月面前,细细察观着心月,见她未伤无大碍,面上轻松了些许。

少年站立男子旁侧,规规矩矩模样。而男子挺直而立,气质尽显无疑。

被称为公子的男子,一袭狩猎装束,修长挺拔身材。英俊潇洒,气宇轩昂。而他白净肤色,在阳光的照耀下,显得格外夺目。

男子将手中弓箭递给少年,目光望住坐在地上的心月。此时的心月,狼狈不堪模样。

既算狼狈模样,可这花容月貌,有如一根定海神针,牢牢吸引他的目光。

素颜素面的她,穿着朴素平常。简装的粗布青衣,早已褶皱泛白。但既算如此,难掩天然美韵。

美人阅览无数,国色天香赏尽。而眼前的心月,清秀可人,肌肤白嫩。像一股清流,掠过他心间。

他望她良久,炯炯有神的大眼,清澈如水的眸子,透出一缕似笑非笑…当他含笑弯下腰,冲她伸出一只手来时,那只手白净且骨节分明,却被心月无视了。

“哼。”心月瞥他一眼,口中冷哼一声,扭转头看向一边,并不领他这份情。

心月心里犯嘀咕:他那笑,分明是笑自己可笑。或许,他在笑自己穿着寒酸?公子哥儿,穿得华贵了,就了不起了吗?就瞧不起人了吗?…噗…

“你这女子,我家公子都伸手了,你还不理人?耍赖皮的么?若不是看你美,才不扶你呢…哪个女人见着我家公子,不跟个饿狼似的恨不得扑上来…”那少年见状,一丝的不满,在一旁叨叨。

一听少年这话,心月面上嫌弃样,心中一阵好笑,不拿正眼暗道,“可我心月,偏偏就不是个饿狼!”

男子见此并未生气,笑面依然望心月。对于他来说,美人面前,受冷遇也无防。看多了谄媚的女人,心月的不待见,反而让他心生兴趣。

“姑娘你真是受待见,我家公子倒对你耐心。你不理不睬的。你可知,我家公子是哪家的?”少年见心月神情,又继续咕咕开了。

“休要多言!”男子盯少年一眼,小声斥责了一句。少年触冷目,嘴巴紧闭上。

男子又望向心月,伸在她面前的手,仿佛定格在了那里。而他不变的姿势,始终保持着优雅。

心月依然不看他,只揉捏着屁股,抬头望了望天。不知不觉间,午日正当头。她心里一咯噔:糟了!还要给做午饭呢。后母指不定又要开骂了…

这一早上偷溜出来,只想来小玩一会儿,采摘点野菜回去。野菜还未采,玩也未尽兴,却不料遇上了倒霉事。被这公子哥当猎物狩了。哪家的公子,这般的让人生厌!

“这位公子,别挡着姑娘我的道。”心月斜盯着男子,冷言冷语对他道。

明知她是无理取闹,他却是不恼也不怒。微笑着缩回手,又立直了身子,乖乖让出道来。

美男当前,举止讨喜,在她眼中,也不过是个讨人厌的家伙。谁让他害自己跌倒。细思一番,差点是连小命也不保呢。

她心生着厌恶,从地面上缓缓爬起来。手捂着屁股,闷声不响往来路行去。

“姑娘…”在她的身后,传来男子磁性唤音。山谷之间,萦绕长长。

心月头也未回,徐徐清风中,轻飘来一言:“别让我再见到你。”

清风将她的话送至他耳里,他的唇角勾勒出一丝笑意。

望着心月一瘸一拐的背影,男子在背后一直默默凝望着。直到她娇美的身影,渐行渐远……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