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619连环杀人案(一)
字大
默认
字小
夜间
日间
默认
护眼
听书 - 追凶实记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进度

第一章 619连环杀人案(一)

分享到:
关闭

十月中,应是金秋时节。

地处东北北部的一个小城市开山市,昨晚刚刚下了今年的第一场雪。

雪下了一宿,下得不小,天快亮了才停。

一夜之间秋转冬,环卫工人昨天还在扫枯叶,今天却早早的开始清扫人行道上的积雪了。

骤雪初霁,冬日里的太阳懒洋洋的挂在东边,虽仍旧耀眼,却像是失了温度。

街上的行人也多了起来,人们穿上厚厚的冬装依旧缩手缩脚,嘴里和鼻孔里喷出来的团团热气,瞬间化作白雾,又即刻随风消散,他们行动缓慢的踩在雪地上,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。

道路上的车辆也都缓缓行驶着,这里可不像大城市那样,每条道路上又是撒盐又是机械化清雪,这里只有主干道才有那待遇,其他的路只能靠小心行驶,慢慢开。

整个城市被白雪覆盖,显得圣洁又冰冷。

初雪配上寒风,让这座城市突然慢了下来,也静了下来,像是适应着突然降临的冬天。

……

只有一个地方与别处不同,开山市东山区玉亭路福山家园小区外。

那里人头攒动,而且聚集过来的人越来越多,他们脚下踩着白雪,嘴里呼出白气,议论声此起彼伏,好不热闹!

民警身后拉起了黄色的警戒线,人们一边议论着一边激动的向前涌动着,民警时而高声训斥时而又耐心劝导,仍有胆子大的,想看看被警察围住的,那个倒在雪中的人到底是个什么样子。

“还有救没救了?咋不见叫救护车呢?”

“都往后站站,后站站!家里都没事啊?该干啥干啥去!大冷天的,你抱着孩子凑啥热闹!”

“是不是又杀人了?还是之前那个人杀的?”

“这畜生杀人也不分个淡旺季?从夏天到现在,几个了?”

“咱也不知道警察天天都干啥?杀了人了还不赶紧破案,还有脸整天满处溜达?”

“他们懂个屁!我去看看兴许案子早破了!”

“真是,说啥好!”

“让你往后站听见没有?!咋就这么多废话呢?要不去所里唠唠?”

“你跟我牛啥,有本事把凶手抓住啊,诶,死的是几号楼的?男的女的?”

……

围观群众的闲言碎语,站在尸体旁的崔鸣听得到,可这不是他心情不好的原因。

崔鸣退后两步看了看四周,他掏出一根烟点上,狠狠的吸了一口,然后叼着烟,双手搓了搓冻得发紧的脸,内心愧疚不已!又是一个无辜的,鲜活的性命没了!

报案的是个清洁工,他在清扫玉亭路的人行道时发现了一具被白雪覆盖的女尸!

崔鸣刚接到报案时就有种预感,那位凶手又出手了!

果然!又是背后一刀致命!

崔鸣又看了看死者。

死者是女性,脸朝下趴在地上,背部明显一处刀伤,鲜血将她身下的白雪染红现在已经发黑,异常刺目。

死者穿着一身浅咖色套装,收拾的很整齐,腰身纤细,哪怕倒地后,乌黑的长发还是显得那么顺滑,随身的包就静静的躺在身侧,包里的手机,粉饼,口红,充电宝,口香糖分散在包的周围,她手里还攥着打火机。

现场除了尸体没有被搬动过,其他的都被破坏了,连包里东西散落的形状也被清洁工扫雪的时候破坏了。

崔鸣深吸了一口烟,看着法医和痕检员低头认真工作着,心里不由得一阵自嘲。

凶手作案干净利索,又是在大道上,经过清洁工的清扫,法医和痕检能找到什么有用的检材?所有能见的都摆在眼前,就这么直接的摆在眼前!可你就是找不到他!

陈兵走到他身旁,低声提醒说:“你又在案发现场抽烟!”

崔鸣将烟掐灭,烟头揣进自己的棉服里。

如果这起命案最终被认定为与之前的619连环杀人案,是一个凶手所为,那么,凶手一直在挑衅!

几起案件,凶手从来不碰被害人任何随身物品,确认死者身份也就变得极其容易,凶手这样不刻意掩盖死者的个人信息,像是不愿意给警察增添破案的难度,被对手如此轻视,崔鸣恨得咬牙根!

崔鸣此时站在离尸体三步的距离,他没有理陈兵,又掏出一根烟点上,抬头观察完周边的情况,便开始在脑中假设案发时的情景。

深夜时分,雪已经开始下了,一个女人从一辆车上下来,跟司机朋友挥手再见,可能还喝了点酒,有些踉跄的准备快走几步回家,凶手就隐藏在不远处的黑暗中,一点一点接近这女人,女人走的很快,她觉得有点冷,将衣服的领子立了起来,想抽根烟,但是在包里只找到了打火机……

凶手观察着街道上的行人以及车辆,这个时间或许已近午夜,又下着雪,没有行人,那辆送女人的车也已经消失在路的尽头,路上再没有别的车,凶手快速向前,抽出钢刀扎向正在找烟急行的女人,女人应声倒下,凶手随着女人的倒下,又狠狠的将钢刀向深处捅了一下,随即利落了的抽出钢刀,鲜血喷涌而出,凶手看都没看一眼,转身消失在夜色中。

整个过程可能用不了三分钟!

崔鸣又吸了一口烟。

尸体已经被装袋准备运回去做尸检,过不了多一会儿,她的亲属就会来认尸!

而他也要去接着挨骂。

崔鸣右手握拳,狠狠砸向身侧的枯树,树上堆积的白雪应声落下,崔鸣骂了句脏话,缩着脖子奔向自己的车。

……

崔鸣是开山市刑侦支队重案大队的队长,他这个队长可是实打实自己干出来的,凭的就是脑袋瓜好使,用严副局长的话说,他是老天爷赏饭吃,生来就是做刑侦的料!

崔鸣几乎全身心的投入到工作中,以至于三十四岁高龄仍然单身。

要说崔鸣也是要模样有模样,配上一米八的大个头,又是高知家庭出身,那在开山市是条件极好的,相亲的队伍在他不到三十岁的时候就开始集结了,可崔鸣连去相亲的时间都没有,像是心里已经装满各种案件,已经没有地方再装下别的。

可俗话说: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!崔鸣再有天赋,也有破不了的案,这个619案,崔鸣最不想看到的情况就是凶手再次作案,结果还是发生了。

刚才从现场回来,崔鸣主动去找严副局长,挨了一顿骂,这时候心里正烦闷的不行,之前例行的每天一次的专案会,因为总是没有实质性的进展,慢慢的严副局长也不参加了,变成崔鸣他们自己的研讨会。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