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十三 荣归故里
字大
默认
字小
夜间
日间
默认
护眼
听书 - 欲上苍穹画心月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进度

二十三 荣归故里

分享到:
关闭

花园亭台楼阁,一个身影静坐。心月双手托着腮,眼眸望向远处。面上似岁月无限好,眼中却是一抹思愁。

紫青站立不远花卉处,独留心月一人静思。她手中转动着一朵花,无聊的神情四处望,眼望南生远处渐行来。连忙上前行礼正欲开口,南生伸手制止了她出声,他的目光一直望向心月。

南生望着心月背身,顽皮神色偷笑着弯身,蹑手蹑脚来到心月身后,双手轻柔蒙上了她的眼。

心月眼前一黑被吓一跳,闻到他身上熟悉的淡香,不觉心中欢喜面上泛笑。她双手轻掰开他的手,斜视他嗔怪笑道,“南生怎这般的调皮?吓了心月一跳。”

“南生一个转身,未见心月人。原来心月躲着夫君,独享起清静来。”南生弯下腰身来,宠溺轻点心月鼻尖,佯装生气道,“心月日后可不许调皮,去哪里也要告之南生。”

心月站立起身,拽着他衣襟,仰面笑看他,故意与之作对,“心月可不是笼中鸟,岂有受管束之理?”

“哈哈哈…原来心月南生皆皮,不愧是天生一对啊!”南生大笑揽她入怀,深潭眼中情意尽显,笑眼中泛迷人之色。

心月笑望他良久,又伏在了他怀中,享受这无尽的温情…

她思虑再三后,轻声细语对他道,“南生,心月嫁入府有些时日,心中甚是想念我爹,想回家中去瞧瞧。此去更有一事要办,心月想带上医师,治疗冬木哥病榻的双亲。”

心月曾向南生提及过,与冬木家相邻多年又相助,且冬木有病榻在床的双亲,俩家深情厚意似亲人。心月此时提及这事,故而南生对此也知情。

南生听言轻点头,深邃目光望远处,赞许口吻回道,“心月善良孝心,南生自是赞同。”

“南生,你,为何对心月这样好?”心月抬起头,仰面注视他。纯纯的眼中,一丝的不解。

南生凝望着心月,伸出一只手来,温柔轻抚她的面,情意长长低语,“因为,我爱你啊…”……

灿灿光色之中,辘辘的马车声。几辆官家马车一路缓行驶,地上悠悠掠过马车的倒影。

经过长时的行驶,马车渐入百家镇。马车的窗布被掀开来,一张欢天喜地面露出。回到了思念的家乡,心月难掩激动的心情。

沿路上百家镇的人们,望见心月现诧异神情,纷纷笑颜争相观看。有人大声宣告道,“心月少夫人回百家镇喽!荣归故里啦……”

几个小孩童,满身染的灰尘,五花八面的脏脸,兴奋追着马车跑,朝心月伸出手心,满怀期望高声嚷嚷,“好心的少夫人,赏赏银票吧…给个赏吧…”

后面马车上的紫青,撩起窗布张望着,对几个小孩童道,“来来来,赏啦赏啦…少夫人的赏钱。”

马车缓缓行近心月家,几棵多年的垂柳仍在。屋顶烟筒处升起缕缕轻烟,木屋己不再是从前的模样。自心月荣光成了南王府的少夫人,破旧的小木屋已被改造焕然一新。心月本想为冬木家也打造,但冬木婉言谢绝了她的好意。

此时站立在家门口,心月心中感慨万千。她怀着难以言说的心情,一步一步慢慢朝家中行。不远处几位街坊笑盯着心月,因她高雅的衣装一脸羡慕。

当心月长纱拖地渐行屋前时,隔壁木屋闪现出来一个人。冬木蓦然望见心月的一刹那,他不由脚步定住神色呆然,手中的木柴‘咣当‘一声落地。

“冬木哥。”心月与他相望许久,终是如从前唤他。此时无尽的话语,只化成眼中的泪。

冬木呆了有长久,待终于缓过神来后,他下意识挼了挼发际,努力装作平静的样。笑望着心月,艰难尊呼道,“少夫人回来了?”

心月听了这尊称,心中是难言滋味。她正待开口说什么,王氏形声大笑出门来,“天哪!我家月回来了?…真个是喜人…官家马车亲送,还有这跟随的丫鬟,大驾光临哟…呵呵呵…”

她上前拉过心月的手,目光扫视细细碎碎道,“哟哟哟,瞧瞧,瞧瞧,南王府的少夫人,无论衣着饰物貌相,果然是光彩夺目。快快快,进屋去见你爹,你爹天天念叨着你。”

心月被王氏拉着进门,她扭转头看冬木时,冬木早己不见人影。

随着王氏踏进门,心月爹听声从后厨奔了出来,呆望着向他行近的心月,往衣衫上搓了搓沾满灰尘的双手,蹒跚的步伐迎上前来,眼中一丝喜笑的泪花,“我,我心月回家来了?…好啊好…”

“爹。”心月望着她爹,嘴角一撇泪奔,扑进了她爹怀里。思念亲人的感情,一瞬间奔涌如海。

她爹轻抚她的头,一脸欣慰之色。父女俩人收拾了心情,坐在了新桌椅旁话叙。心月望着她爹满头的白发,一丝心疼关心问道,“爹现今身体如何?”

“托心月的福。你爹哮喘的病,算是治好了。心月嫁入南王府后,你爹也不用再卖烧饼了,尽享你这闺女的福气。”王氏一杯茶水送上,笑开花抢着回她。

心月尊贵身份高高在上,王氏终一改往日刁钻,对心月换了一副头脸,如众人将她捧上了天。

仨个人谈笑风声,欢笑声传出屋外。心月家常闲聊也未忘正事,让随身医师看了冬木爹娘。心月临行回府之时,冬木亲送她上马车。

夜风吹动心月纱衣,风中的她笑色柔美。冬木面对着心月,心中起起落落,沉默了许久后,感激不尽言道,“少夫人的大恩大德,冬木此生铭记于心!”

这无形拉远的距离,她笑中唯坦然接受。心月望着冬木,笑着轻点头,“冬木哥皆好,心月并安心。”…话完,她缓缓转身,丫头紫青撩起马车帘,心月手拎纱摆坐进去。马车帘在冬木眼前,缓缓的落下…

马车起驾前行,车窗布视角,心月回头望。心月爹,王氏以及冬木仨人,站立在清清风中,注视着马车车身,遥遥挥手道别…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