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卷:皇城帝都 第三十七章:师徒恩仇
字大
默认
字小
夜间
日间
默认
护眼
听书 - 道无心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进度

第一卷:皇城帝都 第三十七章:师徒恩仇

分享到:
关闭

数日后,王晅源的事情真正地结束了。以百里川平王为首的在学院内欺辱王晅源三人,被处以死刑!

这惩罚很重,因为这件事情实在太恶劣了,连续数年欺辱名将之后,这寒了多少战士的心。这是皇族做给明国所有将士的交代,也是对各大家族的一个警告。

上官家与原诗梦达成和解,他们互不追究。毕竟,在学院内欺辱王晅源的,也有上官家之人。上官家也有自知之明,追究下去,必会成为出头鸟。

至于其他人,则是花钱消灾,给予飞虎府大量补偿。

这些事情,都是原诗梦一人处理的。而王晅源,则是毒医那里,一边学习,一边喝药治疗心脏。

时至半夜,王晅源躺在毒医的床上沉沉地睡去。

客厅中,昏暗的烛光下,毒医慢慢地研磨药物,一丝不苟。他的脸上带着笑,他从神医和半步长生院长那里得到了许多好东西,这些东西对王晅源有大用。

忽然,烛光变得暗淡,火苗像是被压制了一般,变地只有豆粒般大小,晃晃悠悠,随时熄灭。

“你来了。”毒医没有抬头,微微叹息,他感知到有访客到来,单凭气息,毒医就知晓来人是谁。

“你变了!”一道黑影慢慢浮现,身上散发出阵阵寒气,声音嘶哑森冷,“一向只重效果,不重口味的你,竟然往药物中添加了蜜饯;一向取药随心所欲的你,在配置药物时,竟也如此地小心翼翼!”

毒医一边仔细配置药物,一边感慨:“人老了,总会变得。”

黑袍人冷哼一声道:“他只是一个血脉一级的废柴,值得你这么做吗?”

毒医嘴角带笑,温和地看向王晅源睡觉的房间,道:“值与不值,对我这个行将就木的人而言,已经没有意义了。”

“没有意义?”黑影有些恼怒道,“如果你对我们师兄弟哪怕好一点,我们也不会落到互相残杀的地步!”

毒医第一次抬头,正视面前之人,道:“他们都死了?”话语中,声音微颤,有些悲凉。

“死了,被我杀了。”黑袍人话语平淡,“他们想要‘毒医’的名号,但,远不够资格。”

“你也想要‘毒医’的名号?”毒医低下头,继续研磨药物。

黑袍人淡然道:“入了你的门下,我们还有得选吗?师父!”

“啪啪啪”黑袍人一摆手,五只杯子排列在桌面上。

毒医目光微凝,略带叹息与遗憾道:“等我弄完这些药。”

屋内一片寂静,低沉地磨药声回荡在屋内,悠长而沉闷。

黑袍人站在一旁,默不作声,慢慢等待。

一个时辰后,药物终于弄完。

毒医站起,拿起酒杯,一杯接一杯,连饮四杯,他拿起第五杯的手却略微颤动。

“你为何停下了?”黑袍人有些不悦,“你是要打破这个规矩吗?”

“哈哈哈!”毒医忽然哈哈大笑,而后神情落寞,有自嘲、有落寞,眼中竟闪烁泪珠,喃喃道,“这并不是‘五饮凋亡’。你,你这酒,没有毒!”

“哼!你就这么希望,这是五饮凋亡吗?”黑袍人冷哼一声,道,“就你现在的身体,死亡已是早晚的事,根本就不需要我出手。”

毒医喟然长叹:“没想到资质最差的你,反而成就最高,也最为尊师重道,你的心意我领了。”说完,老者竟郑重地将最后一杯酒倒入玉瓷瓶中。

黑袍人咆哮道:“老东西,你不要命了!你身体都这样了吗,为何还要将此药留下?难道你是想留给屋内那个废柴?我现在就去杀了他!”

黑袍人杀气四溢,想要闯进屋内,却被老者拦下。

毒医略带歉意道:“我与毒纠缠一生,早已不分彼此。年龄越大,越是力不从心,多喝这一杯酒,对我也无影响。这酒内含有的药物,对心脏大有好处,这对晅源来说是大补之物。”老者越说,嘴角笑意越浓。

黑袍人心中妒火燃烧:“你对一个废柴如此上心,为何对我如此残忍?”

毒医轻拍黑袍人肩膀,道:“我不是一个好师父,对你只能说句抱歉。”

黑袍人沉默,良久后才道:“罢了,谁让你是我的师父,你的道歉,我就收下了。”

“你的身体都这样了,为何还要接受那些无聊的挑战?‘毒医’之名,对你来说真的这么重要吗?”黑袍人有些不解地看向老者。

“重要吗?”毒医干枯的脸上,挤出一丝温暖笑意:“以前,毒医的名号对我来说,没什么,但现在,却不能放弃。”

“为何?”黑袍人问道。

毒医淡笑道:“‘毒医’是他心中的骄傲,我不能辜负他。”

黑袍人默然,对屋内的王晅源,他竟也有些好奇了,这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废柴,竟让一向自负甚高的毒医,为其改变了这么多!

“华凤仙,多谢你了。”毒医对黑袍人郑重道。

毒医在帝都的讯息早就传开了,每天都有许多人前来挑战,想要争取‘毒医’的名号。但,这些天却没人再来,想必是华凤仙所为。

“哈哈哈!”华凤仙眼中带泪,“华凤仙...我有多久没听到你这样叫我了。老东西,好好活着,屋内的废柴我是不会帮你照顾的。你若担心他,就好好地活下去。”

自从拜入毒医门下,他便以毒医大弟子之名,名震四海,被冠名为“千手毒王”,他的真实名字华凤仙,却没几个人知晓。

“你成长了。”毒医看着千手毒王,欣慰道,“现在的你,有资格继承我毒医一系的最高传承。”毒医从储物戒中取出一本金属装书籍。

千手毒王手微微颤抖:“老东西,你一向将这本‘毒经’视若珍宝,根本不让我们碰。你为何此时将他送我?”

千手毒王的话语中有埋怨,有愤怒,更多的却是幽怨!

毒医无奈苦笑:“我之所以不让你们碰,是因为你们修为太低,心浮气躁,修炼毒经,只有死路一条。”

千手毒王默然,这些年,他一路走来,自然知晓毒道难走,一不小心就是万丈深渊。

毒医叹气,撕扯开自己上衣,露出了那一片黢黑的上半身,这分明是被毒素侵蚀导致的!

“这,这是...”千手毒王身体颤抖,眼中充满了难以置信。

“这是尸毒的侵蚀!”毒医穿好衣服道,“毒经内记载了许多没有完成的研究,这尸毒就是其一。我太过自负了,所以落得这个下场。”

千手毒王双眼微缩:“怎么可能,世上竟有连师父您都不能掌控的毒?”

毒医点头道:“毒道万千,或许,我也是刚入门而已。毒经内容复杂,一不小心,万劫不复。这就是我不传授‘毒经’给你们的真正原因。”

毒医手碰触‘毒经’,整个书籍表面浮现一个特殊的阵法。只有听得卡卡的声音,‘毒经’书页裂开,九张金色的金箔纸从书页内冒出,这才是毒经真正的传承。

原来,‘毒经’里,表面记载的是毒医平生收集的毒药配方,内部,竟隐藏有他们这一系的最终传承。

毒医手移开,‘毒经’瞬间变回原样。

“开启毒经的术法,你可记下了?”毒医说着,将‘毒经’递给了千手毒王。

“嗯。”千手毒王双手郑重接过,眼中含泪。

毒医欣慰地摸了摸千手毒王的头,感慨道:“时间过得可真快,刚见到你的时候,你还没有我的腿高。”毒医眼中有些追忆。

毒医碰到千手毒王的时候,他还是个小屁孩,全身脏兮兮,挨家挨户地讨饭吃,活脱脱的一个小乞丐。

“是啊,若不是碰到师父,说不定,我已经饿死街头了。”千手毒王眼中难得的露出一丝温柔。

“晅源,这孩子交给你了。”毒医看向王晅源睡觉的屋,心有不舍,“桌子上的储物戒,是我留给你和晅源的。”

千手毒王有一种不好的预感:“师父,你,你要去哪?”

“我去取一样东西,此物或许对晅源有用。”毒医说着,忍不住咳嗽,嘴角溢出一缕黑血。

“你的身体都这样了,还要出去?取什么东西,我去!”千手毒王双拳紧握。

毒医摇头道:“此物,必须由我亲自去取才行。”

“我和他都是从小追随在你身边,为何你对他如此和蔼,对我如何严苛,只因为,我是女孩?”千手毒王泪眼婆娑,他之所以身穿黑袍,面带丝巾,压制嗓音,是为了遮掩别人认出他的性别!

“我对你们都一样!”毒医伸出干枯的手轻轻擦拭千手毒王的眼泪,“都这么大了,还像个孩子。”

“我不要你的传承,所有的一切我都不要,我只想让你活下去!”

毒医背过身,冲着屋门踏步离去。

千手毒王似乎看到,一滴晶莹的水珠从毒医的衣襟旁划过。

原来,毒医也有泪!

“照顾好他!”这是毒医离去前的最后一句。

千手毒王整个人瘫坐在地,他双拳狠狠地追打地面,泣不成声。在他心中,毒医的地位远胜过她那无情的父亲!

王晅源躺在屋内,呼呼大睡,他不知道毒医离去。更不知道,毒医这一离去,就是永远的离别。

千手毒王擦干泪水,将毒医留下桌子上的数枚储物戒指手下,神色坚定:“你没有完成的事情,我帮你做!”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