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血光之灾
字大
默认
字小
夜间
日间
默认
护眼
听书 - 弃女修仙路漫漫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进度

第一章 血光之灾

分享到:
关闭

乌云密布,星光黯淡,只剩一轮残月半遮半掩地悬挂在漆黑的夜空中。

天色越来越暗,越来越暗,刚才还透露着微光的残月,渐渐消失在黑暗中。

夏紫萱独自走在一条荒无人烟的林间小路上,眼看就要下雨了,她连忙向山下跑去。

跑着跑着,她忽然有些不知所措,茫然地自言自语道:“这是哪里?我为什么会在这?”

正在这时,一个陌生的男子忽然从她身边的草丛里跳了出来,一把从身后抱住她娇柔的身躯大吼道:“你别离开我!说好的和我一起离开这里,你为什么要骗我?!”

“啊”地一声惨叫,夏紫萱被他吓得心脏险些停止了跳动,她看到男子的手指沾满泥泞,手臂上全是伤痕,但任凭夏紫萱怎么挣扎,他就是不肯放开。

夏紫萱平日里胆子就不太大,哆哆嗦嗦问道:“你,你是什么人?”

正当她说完这句话,一阵大风吹过,那个陌生男人就像雾一样突然消失在森林中,只留下夏紫萱独自一人在黑暗中。

“轰隆隆”,窗外响起一阵闷雷声,夏紫萱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。

夏紫萱长出了一口气,原来是在做梦。

她从枕头下掏出一块手帕,擦了擦头上冒出的汗。

然后又从床上走了下来,端起茶壶,倒了一杯茶喝了下去。

想起刚才那个噩梦,还有梦境里的男子,她的心口忽然莫名觉得一阵疼痛。

“小雪,在外面吗?”夏紫萱边喊着贴身侍女夏雪的小名,边窜回了床上,裹紧了被子缩在床脚。

“来啦!小姐!是不是又做噩梦了?”丫鬟夏雪连忙从室内的卧榻上走了过来,搬了一张凳子靠在了夏紫萱的身旁,笑着说:“我在这陪你就不用害怕了!”

夏紫萱拉着她的手说:“无妨。你来床上躺在我身边一起陪我吧。”

“那好吧。”说罢,夏雪便配合地躺在了夏紫萱身边。

有夏雪躺在身边,夏紫萱忐忑不安的心总算是稍稍平静了下来。

夏雪可能是守夜太累,不一会儿就睡着了。

可夏紫萱却再也睡不着了,她已经是不知道第几次做这个怪异的梦了,而且每次梦里都会出现这个浑身是血的男人。

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?

夏紫萱仔细推算了一下,似乎就是从她和李清玄定亲那天之后开始的。

两人是当今圣上亲自指婚,夏紫萱是南江县县令的女儿,而李清玄是大将军之嫡长子。

虽然听起来是夏家高攀了,但男方曾经娶过一名妻子,在皇帝的授意下,他已经休掉了原配。

是的,她回忆起来,就是从定下这门亲事开始,就时常会做刚才那个梦。

梦里那个男人,总是一出现就会对自己说同样的话。

她越想越害怕,不会是自己最近招惹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吧?

再过半个月,就是她和李清玄成亲的日子了,可千万不要出什么差错。

躺在床上,夏紫萱翻来覆去地总也睡不着。

她下意识地摸了摸胸前佩戴着的那块玉石,却没有注意到玉石在不停地闪现着奇异的光芒。

第二天,天刚蒙蒙亮,夏紫萱就和夏雪坐马车去了南江城外最大最大的灵隐寺,她决定去上个香,以求个心安理得。

这寺庙常年香火不断,名声在外,不管来这里上香有没有用,总归图个心安。

夏紫萱走到佛像面前,点燃三根香,虔诚地拜了一拜,然后把香插进了香炉里。

然后,夏紫萱抽了一个姻缘签,准备让寺庙门口的老和尚帮自己解签。

没想到,老和尚看过签文之后,大惊失色道:“施主,你这是下下签,贫僧劝你推掉这门婚事,否则会有血光之灾。”

“什么?有这么严重?”夏紫萱惊讶地看着老和尚。

夏雪趴在夏紫萱耳朵旁边轻声说:“小姐,别听他危言耸听,明明你快成亲了,这可是喜事啊!这老和尚兴许要骗你的钱。”

夏紫萱拍了拍她的肩膀道:“好了,小雪,且听大师怎么说。”

老和尚沉思了片刻继续道:“施主放心,老衲绝对不是危言耸听之人,今天这解签费用我不收你一文钱。总之,如果你信我的话,就尽快想办法把这门亲事退掉。”

“多谢大师,容小女回去考虑考虑。”

说罢,夏紫萱拉着夏雪默默地回家了。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