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危机
字大
默认
字小
夜间
日间
默认
护眼
听书 - 欲往仙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进度

第一章 危机

分享到:
关闭

(在秦国,血莽侯王晨年是皇上秦顺的忠臣,与亲王秦淮不和,曾上书向皇上禀明秦淮野心,说秦淮常与武国高层私下接触,但皇上软弱,畏惧秦淮,不敢明着对他的秦淮皇叔放肆。』但王晨年也因此得罪秦淮,秦淮曾表明必杀王晨年。

秦历九五三年,秦朝上下血流成河,原皇系被灭,皇派众臣一个不剩,而秦武以姻联合,同仇敌忾。)

巍峨的山峰之中,树枝上的小鸟左右的盼着,不停地眨着眼睛,看了看那刚升起来的太阳,火红火红的,还不怎么刺眼,周围的星点也都消失不见。小鸟儿扑腾着翅膀,向着远处飞去。

风,静静地吹着;枝头,轻轻地晃着;山间,一股清泉淙淙的流动着,使得山林间愈秀丽起来;露珠吐露娇艳的寒光,犹如一层薄纱,笼罩在大地上,又使这天地更加空灵;小鸟从上面飞过,没有出多余的声音,默默地飞向城市。

看着那基本如同一样的房屋,各种笔直的大道瓜分了这些房屋,周围都是十米高的城墙,各个方位也都修有防御要塞。大清晨的,也偶然有行人悠闲的走过,青色的瓦片,土灰色的墙,却也看着有些老气。

而城墙外的一处山脚,黑压压的一片,看着像是一方军队,却趁着原来的黑暗让人无法现。

啾啾,啾啾。

小鸟落入一处庄园的一棵树上,依然“啾啾,啾啾”地叫着,像是在呼唤着什么人。

“来喽来喽。”

一个看起来是八、九岁的小孩提着些剥好瓜子跑了过来,坐在树旁的石凳上,将瓜子摊在石桌上,小鸟看到小男孩来了,“啾啾”地叫了几下,就到小孩身边飞着了。

“来来,小鸟儿,来吃瓜子了。”

“小鸟啊,小鸟,还记得我以前给你说的事吗,今天太阳升起的时候我又看到了好多五颜六色的光点了,看着那些光点四处飞舞,真的好美。”

“啾啾啾,啾啾”

“唉,以前我给娘亲说过,她还叫了郎中来看我,但没看出什么来,然后她又让我不要乱说话,也不要再跟别人说了,不然会被别人说是傻子的,你说说我这眼睛是不是真出了什么毛病啊。”

“啾啾啾,啾啾。”

“呵呵,还好有你在这陪着我,可以向你诉诉苦,不然我都不敢找别人说话了。”王皓轩说着,伸出手摸了摸小鸟的背,结果惹得小鸟跳来跳去的,不停在那“啾啾,啾啾”地表示不满。

不一会,一个丫鬟样的在园子外探头探脑向里面望着,像是在找人。

映入眼里的,是一个身着锦衣、脖子上还挂着一个特殊形状玉坠的小孩追着一只小鸟,小鸟也不甘示弱,不停地在王皓轩周围飞着,就是不让他捉到,以报复他的粗鲁。

那里还不时的传出一阵阵的欢笑声和啾啾声,丫鬟捂着嘴笑了笑,然后轻轻地跑了过去。

“轩少爷,夫人叫您吃早餐了。”

一个丫鬟从后面喊道。

王皓轩一听,顿时脸上就露出幸福的笑容。“嗯,我这就去。”说完就转身走去。丫鬟收拾了下桌子也跟着离去。

东城门

由于天色逐渐亮起,城门也开了,不断有三三两两的人结伴出现在城门附近,原来是附近村里来做生意的――因为大多担子里挑着的都是些蔬菜,也有坐着马车来的。

而这时,从城中走出来的一些人中,有五个人,都背着或提着些东西,用布遮掩着。慢慢地走到城门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杀死了守门的士兵,周围的百姓都惊恐的向四处散去,有的还尖叫着,而这同时,城外,从黑暗中射出不少箭矢,射向城墙上巡察的士兵,同时,一对对士兵从黑暗里冲出,冲进城中。

城中防卫的士兵有的去报信,其余的都在一些军官的指挥下抵御着冲进城里的士兵。

大厅里,正襟危坐的血莽侯王晨年坐在饭桌主座,身旁是一美妇,正是王皓轩的母亲,另一侧是十六七岁的女孩,一看就是美人胚子,也与那美妇有几分相像,是王皓轩的姐姐,四周有几个婢女仆人站着。

王皓轩从外面小跑而来,坐在自己位置上道:“爹娘早安,姐姐早安,嘻嘻,终于吃饭喽。”

姐姐秋儿轻轻的应了一声。

“大清早的,你又跑到了哪,所有人都在等你,若有下次,你就别来吃饭了。”浑厚的声音在饭桌上响起,此声主人正是王晨年。

王皓轩低下头,眼睛时不时的看向爹爹,道:“知道了,爹爹。别生气嘛,不会了不会了。”

“好了好了,大清早的,说什么呢,来来,轩儿多吃点。”美妇边说边夹菜给王皓轩。

这一家人在吃着饭,看着美妇左夹一点菜给女儿,右夹一点菜给儿子,王晨年也摇了摇笑着,饭桌上满满的都是幸福的气息。

突然,一道声音打破了这气氛。

“报!”

一士兵从外面跑来,微喘着。

“何事?”王晨年见着是亲信,起身走到士兵面前。

“启禀侯爷,属下今早得一密文,说、说秦淮王爷要起兵谋权篡位。”士兵悄悄在王晨年身边的说,并递给王晨年一份书函。“并且还说要灭了侯爷。”

王晨年怒哼一声,转身走向书房,士兵也跟了过去。

“娘亲,爹爹怎么了。”王皓轩疑惑的问问,姐姐也在一旁看着母亲。

母亲放下碗筷起身走去,温柔的说道:“你们先吃饭,没事的,我去看看。”

书房里站着三名士兵,王晨年看着地形图不知在思索什么。

美妇走到王晨年身边问道:“老爷,生什么事了。”

“从情报看来,秦淮怕是要开始动手了,我们要有危险了。”

“能有什么危险,我天水城镇守边疆,相邻武国,难道他就不怕武国觊觎他秦国吗?”美妇脸色不岔的道。

王晨年狠狠的哼了一声,“你知道什么,他若是真与武国结盟,我们不就成了瓮中之鳖了吗,看来秦淮已经有了充足的把握了。”

“那我们怎么办,逃出秦国?”

“只能这样了,你去准备下,带着秋儿和轩儿逃离这里,去天元。”王晨年走到窗边,背负双手。

“老爷,你不和我们一起吗?”美妇拉着王晨年的衣服喊道。

“我是陛下的人,就当为陛下拼下最后的性命,今日我就起程回京。”

“不,老爷,我们可是一家人,要走一起走。”美妇依旧紧紧的拉着他的衣服,满脸泪水。

“你得照顾好我们的孩子,不能让他们没有亲人在身边,快去收拾一下,随便带点东西。晋鹏,你随夫人一路。”王晨年随后向一个士兵吩咐到。

美妇哭泣着走出书房,回到房间收拾东西,那个叫晋鹏的士兵守在外面,不一会,美妇背着一个包裹出来,又到厨房拿了点东西,回到了大厅。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Top